互联网 www.haila.org

辞任工会主席后被刑拘 中兴女总裁如何变成理财案嫌犯

               解码TMT行业 尽在海纳网 www.haila.org  发布时间:2017-08-02 12:39:02
海纳网摘要:   何雪梅在“中兴vcare公益映像馆”活动上  中兴通讯前工会主席何雪梅是一个多面人,她喜欢在社交平台上炫富、秀恩爱、做公益,但私下却和丈夫签署离婚协议书、对家庭困难员工的处理方式令其他员工不满;她还聚集了

  何雪梅在“中兴vcare公益映像馆”活动上

  中兴通讯前工会主席何雪梅是一个多面人,她喜欢在社交平台上炫富、秀恩爱、做公益,但私下却和丈夫签署离婚协议书、对家庭困难员工的处理方式令其他员工不满;她还聚集了一批“河粉”,即使在事发后,也有河粉相信她是无辜的。

  本月12日中兴公司前总工会主席何雪梅因涉嫌职务犯罪被刑拘,其以个人名义针对公司员工开展的集资理财行为涉嫌非法集资,涉及公司多名职工,金额数亿元。近日,中兴工会表示,将承接参与何雪梅理财的员工权益事宜。员工可将相关权益转让给工会,并在18个月内获得全部本金,同时工会将通过法律途径向何雪梅等人追偿。

  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中了解到,何雪梅帮助员工理财已经有2年多时间,她将理财看作一种员工福利,遇到亏损时还会用自己的钱贴补;她自认为自己的理财能力很不错,一些高管也将钱财交由何雪梅打理,她承诺的利率在10%左右。作为公司的前工会主席和工会下属两家公司法人的她,咬定理财是个人行为,与公司此次上报的挪用公款的罪名无关,拒不交出个人账户,因此目前具体涉及的理财总额尚未确定。

  事件

  何雪梅辞任工会主席后被刑拘

  本月12日,中兴通讯发布内部邮件通告前总工会主席何雪梅等人违纪一事。邮件称,今年5月下旬开始,公司组成联合审计小组,对公司总工会的历史工作进行审计。审计过程中,何雪梅提出辞去总工会主席一职,并于6月6日不再担任该职。

  联合审计小组在审计过程中,逐步发现何雪梅等人的行为已严重违纪,并涉嫌严重职务犯罪。同时,何雪梅以其个人名义针对公司员工开展的集资理财行为,涉嫌非法集资,公司决定向深圳市公安局经济犯罪调查局报案。7月12日,何雪梅主动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并已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

  针对非法集资一事,中兴表示后续会继续依法全面配合相关司法机关的调查取证工作,帮助员工最大程度挽回损失。

  案情

  理财自2015年起资金量尚不清楚

  一份流传的中兴通讯高管群的聊天截图显示,中兴集团董事长殷一民向其他高管透露,何雪梅涉嫌犯罪已向公安机关自首。他还表示,由于案情较为复杂、涉及面较宽,要求管理干部如与何雪梅有不当经济往来和不当事务交往的(参与何雪梅个人公开组织的其承诺10%年收益的“理财”不包括在内),要主动说明。其中间接提到了何雪梅曾公开以个人名义组织承诺10%收益的理财活动。

  据一位中兴员工表示,中兴内部的高管让何雪梅帮助理财、购买何雪梅理财产品的不在少数,何雪梅还曾在公司内部社交平台上表示,“我代为管理的股票账户中股票仅4只就有3只停牌,假以时日,收益定不会差,其他项目也在增值”。

  实际上,何雪梅最晚从2015年便已开始做该理财,有员工质疑为何时隔2年才来审计。16日,一份“中兴通讯前工会主席何雪梅案情通报会会议纪要”显示了当时的审计情况:5月22日,公司多部门联合对工会及工会下属的益和天成、宜和投资进行审计,发现账户管理混乱,涉嫌挪用公款。当审计到员工理财时,何不配合,申明是个人行为,公司无权对个人账户进行审计。

  何雪梅组织的理财活动,其款项进入了何的个人账户,而非公司账户,且公司对于理财资金量尚不清楚,因“何一直不让查她个人账户”,并且在“中兴E家”网站上的数据,何雪梅在5月份公司审计时将其进行删除,目前硬件被司法机关封存。至于何雪梅挪用资金的情况,则“前后的累计较大,但是挪用不等于损失。”

  另有中兴员工称,经过咨询与何合作操盘理财项目的投资人陈丰和其律师,得知“我们签的合同大多数是保本的,不保本很少,要亏最多5000万以内,没有网上传的亏了10个亿。”该理财产品指何雪梅组织的陈丰1/2/3期,不过也有员工称,陈丰理财只占了员工理财的一小部分,并非全部。因此,整体的体量还不十分清楚。

  追访

  工会下属单位注册资本达1.35亿

  作为工会主席,何雪梅之所以有机会挪用资金,源于名为“深圳市中兴宜和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和“深圳市益和天成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的两家工会下属公司。企业信用信息网的信息显示,前者于2014年创立,何雪梅担任法人和董事长。该公司由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工会委员会100%出资,目前注册资本为13500万。宜和投资的行业属于“商业服务业”,具体经营范围多样,包括技术服务、旅游咨询、家政服务咨询、投资管理咨询、投资兴办实业等等。有中兴员工表示,中兴工会的班车、食堂、超市等业务都属于该公司。

  宜和投资又投资了深圳市中兴益禾天美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和南京市宜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且对益禾天美控股。这两家公司的法人都是贾长峰,贾长峰还担任深圳市益和天成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和深圳市淇美投资有限公司的法人。据中兴员工透露,贾长峰是公司人事部门的一位负责人。

  深圳市益和天成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于2013年成立,也由何雪梅担任法人,不过注册资本只有200万元,经营范围包括:日用品的销售、投资咨询、生鲜销售、酒店管理服务等。“中兴E家”就是益和天成旗下的网站。

  焦点

  利用公司平台兜售10%收益理财

  何雪梅设立的疑为“非法集资”的理财就叫“员工理财”。早前分为员工理财一期到四期,后又更名为陈丰理财、荷包理财等。她在公司曾利用多种渠道兜售其理财产品,包括中兴内部购物网站、公司内部社交平台、给员工直接发邮件等。员工购买理财需要以自己的工号登录,金额最低1万元起售,产品年利率为10%左右,期限一年。出于对平台和公司的信任,一些员工花费数万甚至数十万元购买了该理财产品。

  何雪梅将为员工理财看做是一种“福利”,她曾表示:“去年为大家组织的福利最火爆的是理财,因为保密原则,我公开的信息并不多,现在四只基金已经到期结算了三只,固定年息的也定期开放退出。”她还透露,基金是和“明天系”合作的。

  在名为“中兴E家”的中兴内部购物网站上,还留有去年1月何雪梅出售的理财产品公告。公告称,“经主席反复思考,并和投资界朋友多方讨论,决定红鹭11期到期清盘,大家先补充退款信息,仍然按优先级A和B保本,年息9%,劣后级C优先偿还员工本金。”

  不过,她投资的理财产品时有亏损,何雪梅表示自己会贴钱弥补一些理财产品的亏损,以保证员工的收益。在公司内部社交平台上,何雪梅表示对于这份“红鹭11期”(陈丰一期)理财产品,是自己用其他投资的盈利来弥补了员工的亏损:“红鹭11期在1月份补了一次仓后,因为行情不好又临近清盘,所以在净值又逼近警戒线时,陈丰就清仓了,清仓完净值为0.92,现在信托正在核算。从我的粗略了解来看,优先级A级保本保年息9%,中间级B保本,劣后级C亏损一半。按我的计划,优先级A级和中间级B级均按年息9%退还,B的利息我补上,劣后级C级员工资金不多,亏损的我补上,也保本。”对于资金来源,她表示,“这一年投资者损失巨大,我们虽然无法幸免,但是庆幸我还参与了一些股权投资和资产重组,所以可以弥补亏损。”

  不过,即使这一期亏损了,她也没有收手,反而给出更高的利率吸引员工投资,就在“中兴E家”的该公告后,还继续写道:“员工登记的陈丰基金后备改为员工理财四期,可以继续登记,仍做财务借款,年息10%,和员工理财一至三期一样,一个季度开放一次退出。现在资本市场形势不明朗,财务借款更安全。”

  另外,还有员工在网上发帖表示,自己曾在何雪梅组织的帮助老兵的活动中捐款1000元,随后何雪梅便给自己发邮件,称有爱心的自己获得了她的理财产品的投资权。

  在该事件发生后,有中兴员工误将中兴公司旗下的另一款理财产品“薪乐宝”认为是何雪梅组织的理财产品。不过据北青报记者了解,二者是截然不同的理财产品。薪乐宝是中兴集团旗下金融理财平台,其所属公司为中兴网信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与公司工会无关,是“中兴通讯旗下专注智慧城市的控股子公司”。不过,薪乐宝也主要是面向中兴内部员工的理财产品,年化收益在7%左右,还推出了“工资宝”产品。

  最新

  中兴工会将承接员工权益

  在何雪梅事发半个月后,中兴召开第六届工会会员代表大会2017第二次会议,462名会员代表投票通过了“关于工会承接参与何雪梅理财的员工权益的事宜”决议。

  工会的通告称,针对何雪梅在工会中兴E家网络平台发布的理财产品,如相关员工在中兴通讯有限公司及下属子公司任职期间,通过该网络平台购买了前述理财产品,并且愿意将相关权益转让给工会,则由工会承接相关员工权益。工会承接权益后,将向员工在18个月内分步返还全部本金。同时,工会将通过法律途径向何雪梅等人进行追偿。虽然目前已经初步了解到何雪梅理财有严重亏损,但是如果工会未来追回的总金额超过理财员工本金总和,则超出部分仍将返还给相关员工。

  工会称,前期部分员工参与了何雪梅组织的理财活动,该理财给相关员工带来了巨大的经济风险,给中兴通讯品牌声誉带来了严重的负面影响。本次中兴通讯工会决议是由工会会员代表审慎判断做出的决定。由工会出面承接参与何雪梅理财员工的相关权益,帮助理财员工解决现实困难,有利于推进相关事件的有序解决、有利于工会的和谐稳定,有利于保障工会全体成员的整体利益。工会还呼吁,所有参与理财的员工在认识自身责任的基础上,合法维护自身权益,做有利于整体员工利益的事,做有利于公司发展和社会稳定的事。另外,工会承诺,全体工会会员的福利和活动经费仍按照原有规定执行,不会因此受到任何影响。

  事件发生后,中兴接连出台相关政策。27日,中兴明确表示,以后内部社交平台“易秀”上禁止发布任何商业推广信息,这也是何雪梅最初开始推广理财的平台。同时,除了已经被刑拘的何雪梅,中兴还发布了《关于工会及其下属子公司资金挪用事件负有直接管理责任的股份公司干部的处理意见》,对部分干部进行处理。

  人物

  爱炫富、秀恩爱、拥有“河粉”的何雪梅

  公开简历显示,何雪梅出生于1970年,1991年毕业于重庆大学机械工程学院,曾在党委学工部工作。1998年1月加入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曾在中兴康讯、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网络事业部工作,事发前担任公司总工会主席和公司副总裁。

  许多中兴员工对何雪梅的印象是“爱炫富”,自2015年起,她经常在内网发自己的珠宝、奢侈品等。

  在中兴内部,何雪梅还拥有一批“河粉”,即她的粉丝。有人表示何雪梅在任期间的确做了一些实事,比如增加班车车次、改造食堂等,还有人认为何雪梅的价值观和人脉令她受人尊敬。在何雪梅的一个自媒体平台上,曾发布“致河粉的一封信”,称从2016年7月“河粉俱乐部”上线,还组建了官方网站,河粉们可以注册会员,在平台沟通。目前,该河粉俱乐部网站处于系统维护状态,无法登录。事发后,仍有河粉认为何雪梅是无辜的,甚至发出“可以替她坐牢”的言论。

  同时,何雪梅高调宣传公益。她的微博简介称自己是“有良知的公民,践行公益精神”,她还担任中兴通讯公益基金会的发起人和秘书长。以公司公益基金会的名义,她开展了“救助云南抗战老兵”、“资助贫困失学儿童”等长期性的公益项目;以个人名义她和丈夫在母校重庆大学设立了何雪梅奖教(学)金。

  不过,有位在中兴任职10年的员工表示,何雪梅的公益像是做秀,对于公司真正有困难的家庭,她“冷漠无情”。该员工表示,当年自己部门一位同事去世,因其家境不好,想从工会申请些钱给这个家庭,结果何雪梅用200元便打发了。

  另外,何雪梅还喜欢“秀恩爱”,此前在社交平台上经常发布自己丈夫和孩子的照片,在访谈中和社交平台中屡谈丈夫。事发后,有消息称何雪梅早已和丈夫离婚,不过,中兴内部知情人士表示,二人并未走法律上的离婚手续,只是签署了离婚协议书。

海纳网haila.org
稿件来源:   责任编辑:葛飞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焦点新闻
专栏
24小时点击排行